乘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玟仙儿(下),女攻短篇,乘风,菊香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【四】

夏思晴傍晚才回家。

进门的时候温弦已经做好了饭。夏思晴让那些孩子扰出来的一点坏心情烟消云散。如释重负吁了口气,“饿死了饿死了”地念叨着,拿挂在客厅里的湿手帕擦了两下手便一屁股坐上椅子,“哎,温叔,今天晚上有炖萝卜哈,真香。”

温弦却只是静静坐在桌边,看饿极的夏思晴动筷子,自己却只是抱了双臂,神色愈发凝重,女孩的不辞而别让他记挂得不轻。

“你去哪儿了?”

“啊?”夏思晴嘴里含着西蓝花,有些含糊,“哦,去给温叔买膏药了。”

“……撒谎。”一夜过去,温弦的声音似乎又变回了她熟悉的状态,清亮、平稳,然而隐约的战栗并不能完全遮掩,“最近的中药铺离我们家不出一里,往返根本花不了一整天,以为我不知道吗?和我说实话,思晴,你去哪儿了。”

其实本就不想撒谎来着,也没打算一直瞒着,夏思晴想那就实话招了便是。

“顺便去了趟云鸳楼——”

啪——

筷子摔在桌上的声音,刺耳到生生嵌进去一般。夏思晴抬起头来,对面的温弦瞬间换了个人,双目圆睁、面色如纸,除了微张的唇不断地突出急促的喘息,他看上去恍若一个溺亡的死人。

夏思晴也没心思吃饭了,不疾不徐放下了筷子,抬起头来从容地对上温弦泛红的布满血丝的双眼。在北平摸爬滚打这一年里,她已然锻炼得木头人一样,无论心里经了多大波澜,脸上都是轻描淡写满不在乎的样子,说话语调也惯常没什么起伏、让人猜不透情绪。

“好啊。事到如今,我倒没有骗温叔的必要了。”她淡淡开口,“说来,‘玟仙儿’……他们是这样叫你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——不许——”短短三个字让温弦如芒刺背,男人全身脱力地陷进椅子里,嗫嚅着不成字句的话语。

夏思晴起身,毫无忌惮地、绕过桌子朝温弦走去,“云鸳楼的人说,他们其实早就不乐意留着温叔了,说温叔又老又松、脾气还臭,放五年前勉强还有几分姿色,如今三十五了,也该给年轻人让让路。”

“别,别说了……”温弦本就不高大的身形不住地往椅子深处蜷缩。方才的怒气悉数退潮了,徒留阵阵毫无底气的剧烈颤抖、整个人已在崩溃边缘。

夏思晴双手扶着椅背,恰好将温弦拢在自己双臂间。她个子很高,做到这个程度毫不费事,“他们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弄鬼(np)

余宵

红绽雨肥天gl

煤气味的榴莲

我在逃生游戏中绑定了魅魔体质

糯米冰鸭鸭

炖肉合集

闻星

夕和佩瑶

最后一

养夫

喵喵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