乘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医生与狗(上),女攻短篇,乘风,菊香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【零】

我第一次见陆医生,是在西南边陲某间破旧的诊所里。

我不是本地人,来滇西旅游。天降不测、独自爬山途中不小心摔到了小腿、韧带拉伤;祸不单行,手机也没电了、数据线充电宝还落在了旅馆里。只好一跛一颠沿着山路往回走,没一会儿就累得受不了。然而旅馆离这里有三公里,更遑论最近的医院离得更远。

山穷水尽之时,蓦然见茂密的树叶半遮不掩下露出民房的一角。那是间破破烂烂的小屋,抬眼就是一个牌匾、只写了“诊所”二字。我不敢对导航上查无此地的私营小铺抱太高期望,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好容易遇见个诊所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诊所里唯一的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——她自己说的,实则貌似还要更苍老些,头发尚未花白,可脸颊上浅而细密的沟壑骗不了人。当然,从五官上能瞧出来,她年轻的时候该是很美的。

陆医生给我涂好药、上绷带夹板给我包扎完毕,让我在病床静坐四五个小时差不多就能好了。

但她没有离开,只是搬了个凳子坐在病床前地望向窗外。

离得近一些、静静地看着她,我这才发现她左额的刘海之下藏着一小块疤痕,即便被几缕发丝挡着也能看出其凹凸不平、只瞧一眼就够让人心惊肉跳……

“好奇吗?这个怎么来的。”

来不及撤回视线,她先一步竟察觉出我在偷瞥。我心虚了、刚想为自己的失礼道歉,她却并没有面露难色,而是开了口拦下我的支吾,“要不,我给你讲讲好了。”

“讲讲这个疤,也讲讲我的初恋。”

我一头雾水、也想不出如何拒绝,她则对我的疑惑浑然不知一般,自顾自说了下去——

【一】

我叫陆家茗。今年五十五岁。

我爸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的,生前在滇缅边界的傩村开一家黑诊所。而我,直到二十三岁从昆明的医学院毕业回到傩村才被他告知有这么回事——我的家庭,压根就不是什么“清清白白的医学世家”。同一年,我爸没了。

我在惶恐中继承了那间诊所——直通金三角地区最大的地下人口贩卖基地“集市”的中转据点之一、我爸毕生经营的“事业”。

我爸怎么死的,不知道。只记得他有回出差前突然嘱托我,如果这次他没能回来,那么千万别去找他、也不要想着替他复仇,不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师云

清水浅舱

活色生仙(NP)

小炒肉

听雪谱(在落雪的尽头等你)第一卷 1-17

弄玉

陆商

顾墨衣

极品攻心法则(电竞)

卦清河